〖楚路〗再见,路明非(暧昧向)

     “嘀–嘀–”一张舒适的床上躺着一位全身插满管子脸色苍白的男人,旁边的心电监护仪不快不慢的响着。楚子航就这样躺着,自从把他从尼伯龙根救出来到现在已经2周了,却没有任何要苏醒的象征。
    诺诺静静的坐在楚子航床边低着头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无论过了多久她都还会想起那一夜,曾经被自己嫌弃的小衰仔挡在自己身前,用身躯接下了本该射向她的昆古尼尔。路明非一点一点被碳化的样子在自己脑海里挥之不去,还有那狰狞却是用尽全身力气的微笑。
    “楚子航你醒醒啊,路明非拼尽全力把你就回来,你就这样沉睡对得起他吗!对得起他的付出吗!那个衰仔,那个曾经那么胆小的他,为了你背上了神经病的名号,为了你主动闯进了尼伯龙根,醒醒啊……”诺诺的声音逐渐带上了哽咽,这几天她总会在楚子航病床前重复这句话,但楚子航永远是沉睡着,如同被下了诅咒的睡美人,安静的躺在病床上。
    诺诺用双手捂住脸,那双手的背后眼泪无声的流着。
    “陈墨瞳?……”楚子航虚弱的喊出来眼前女孩的名字,他现在全身一点力气没用,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现在什么情况他有点跟不上了,陈墨瞳单独一个人在自己身边哭?他是死了吗?可他不觉得他和陈墨瞳关系好到会为对方哭丧的地步。
    诺诺抬起头看着那双金色的眼眸,“你……你终于醒了!!”没有惊喜,反而语气里透着一股怨愤。
   楚子航望着天花板努力回想了下自己的记忆,小船缓缓地航向死亡之岛,船上载着棺材,穿着紧身白衣、如同木乃伊的人静静地站在船头……奥丁!他将萨沙他们送上了船然后向奥丁挥刀,然后呢?他隐约记得他被奥丁重伤却没有被杀,奥丁离开了,那身白色衣袍随风飘动,如同一个战胜的英雄。而自己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那种无力感,如同16岁的那个雨夜。
   “这是哪?”楚子航打量着这间屋子,有点熟悉。
   “卡塞尔学院医疗部,你被救回来了”诺诺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有些事,她必须告诉楚子航。
   窗外突然一群白鸽飞过,成群的白鸽将窗外彻底挡住,古老的钟声伴随着白鸽的起飞被敲响。“有人离开我们了。”楚子航望着窗外,他自己1年多没回学校了,但熟悉的钟声唤醒了他的回忆,有人离开了,他们的同伴,为了世界而战的同伴,和这个世界永远再见了。
   诺诺沉默着,她走向窗前,望着床下那些为了死者祈福的学生,“今天是自由一日。”
   楚子航皱了皱眉,他是在不知道诺诺究竟想说什么。
   “可今天,所有的学生都主动提出了取消自由一日的活动,改成了哀悼会……你知道是谁的哀悼会吗?”诺诺紧紧盯着楚子航,那一刻,她的眼里有说不尽的悲伤。
   楚子航沉默着,他有种不好的预感。会是谁?校长?曼斯坦因教授?还是……凯撒?
  “路明非”
  楚子航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路明非,离开的人是路明非!!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诺诺,诺诺移开了目光看向别处,眼中的泪光却出卖了她。“你昏迷的时候发生了很多事。”诺诺停顿了一下,努力压下自己那即将爆发的情感,继续道“你消失了,从这个世界上,我们的记忆中消失了,所有人都忘了你,可路明非记得,他觉得你存在,只是被其他人藏起来了。全学院觉得他疯了,他为了找你偷偷从学院跑出来找我却赶上了龙骨被偷,校长被重伤,学院认定是他干的,他成了叛徒,全学院追捕却依旧坚持要找你,那个衰仔跟我说‘师姐,我知道只要我洗掉关于师兄的记忆就好了,可是师兄呢,他正在世界某个地方喊着救救我吧,我是楚子航啊,如果我都忘了师兄,师兄要怎么办啊。’”
    楚子航沉默的听着,他能想象到路明非的绝望,没有人信他,全世界都觉得他是疯子,那个跟在自己时候的路明非……为什么要这么固执啊,忘掉他,他的生活依旧正常不是吗,路明非你真是傻到家了。
  “我半信半疑的被路明非和芬格尔带走了,可后来路明非表现得越来越奇怪,我开始怀疑他说的话的真假,终于,我觉得他就是疯了,我和芬格尔把他送进了精神病院……那张住院单还是我签的字。”诺诺的眼泪早已淌满了脸颊,这个样子诺诺脆弱到仿佛下一秒破碎。
   楚子航安静的躺着,嗓子仿佛被什么东西卡住,他怨诺诺吗?肯定的,路明非那样信任诺诺,却被自己信赖的人亲手送进精神病院,那样的绝望,路明非你是怎么熬过来的?可是他又有什么资格怨,路明非是为了他才变成这样的啊!这个傻子……
    “后来,我遇到了奥丁……那把昆古尼尔早已瞄准了我,路明非所做的一切是为了救我,在那把永恒之枪射中我之前,路明非替我挡下,那个被我丢在精神病院的傻小孩一遍遍跟我说‘有我在,没事的师姐!’谁要你在啊!你乖乖待着不好吗,傻乎乎的冲出来干什么!”
   真好,你终于在心爱的女孩面前帅气了一把,你一定很开心吧,可是,把命都丢了的帅你是傻透了才会去做的吧!
   “他……”脑海中浮现了那个黑色身影,巨大的黑翼在黑夜中展开,震耳的悲鸣,但那是个秘密,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更何况是这个曾经斩杀了耶梦加得的楚子航。诺诺一遍遍告诫自己,“他向奥丁宣战了,只有打败奥丁你才能回来,这是唯一的途径……那是绝一无二的S级的,了对上神,怎么可能,我在旁边一遍遍想把他拽回来,可他却下定了决心,‘师姐,我已经这样了,反正总会死的,但在死之前我想把师兄救回来。’”‘虽然我更想死在师兄刀下。’这句话诺诺没有说出来,她不能告诉楚子航。
   “奥丁……路明非……”楚子航显得有些语无伦次,他能预测到后面发生了什么,否则他不可能出现在这,可路明非呢,他不想承认。
    良久的沉默,两个人都没说话。墙上的时钟走动,咖嚓咖嚓声显得尤其的大。
   “路明非的葬礼……”
“已经下葬了……在你还昏迷的时候。”
   诺诺把一张机票放到楚子航的旁边桌子上,“等你恢复了,回去看看你妈妈吧,既然回来了就好好的作为楚子航活着,让哪傻小子也安心吧……”说完,诺诺走出了病房。
  楚子航静静望着那张飞机票,谁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一个月后
  “先生们,女士们,感谢乘坐本次航班,本次航班已到达最终目的地……”
   楚子航提着简单的行李箱,站在机场中央,他有多久没回来了,过去的一年,世界各地执行任务,上次回来还是和路明非的那次任务……楚子航抬头看向天空,路明非,你还好吗?
    坐上继父准备的车,一路行程,楚子航始终望着车外,这个城市变的太多了,早已不再是记忆中的样子。路明非,你上次回来会是什么感谢,你会感叹它的变化吗?可能不会吧,毕竟我曾经在日本也问过你类似的问题,你却回答‘日本女生的腿好短。’这样精神大条的你为什么要选择这条路。
   打开家门的那一刻,苏小妍直接把儿子抱了个满怀,终于回来了!!她的儿子!!
   “妈妈你先放手,我们先进去好吗。”如果不是学院跟他说妈妈没事,他会觉得妈妈经历了他的消失,这么紧的拥抱,仿佛他下一秒就会消失一样。
    “子航,子航,你怎么不回来呢,妈妈真的是……真的是太想你了!”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她真的太想儿子了,不但想,她更怕儿子消失,儿子消失的记忆她并没有忘记,确实有人自称是儿子学校的老师来找过她,在谈话过程中她感觉到记忆在剥离,那一刻她害怕极了,‘你们要做什么!’‘拜托了,不要动我的记忆!我不能再一次失去子航!’‘那一天我都看到了,拜托了告诉我好吗!所有的真相!’在一次次祈求和喧闹中,对方终于妥协了,一切在她眼前展开,儿子究竟在做什么,自己心爱的那个男人为什么会死……听完儿子的故事,她明白,他不可能阻止儿子,所以她答应他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儿子心中自己永远是那个没心眼,漂漂亮亮的妈妈,那她就永远做儿子心中的妈妈,她不能让儿子担心。
    安抚了许久,苏小妍终于平静了。他们一起吃了晚饭,这顿家饭,有多久没吃了。
   “子航……一个月多以前,有叫个路明非的孩子让我把写封信交给你,那个孩子我跟他聊过,蛮有趣的。”那个她醒来一脸疲倦坐在床边看着自己,乖巧的说着“阿姨,我在找我的朋友。”“阿姨,给您讲个故事吧。”那个故事说的就是她的儿子子航,她把自己的孩子弄丢了,可那个孩子还在找,大概已经很累了吧。苏小妍很感谢那个孩子,谢谢他还能记得子航,谢谢他帮她想起子航。
   她把那方信交给子航,看着子航那些信有些不知所措的走回房。应该是很好的朋友吧,子航,你交到朋友了,真好。苏小妍不自觉欣慰的笑了起来,却在下一秒眼中充满了悲伤。
  楚子航现在脑子很乱,路明非在离开前找过他妈妈,他已经预知了自己的死亡?妈妈还记得,妈妈的记忆究竟有没有问题?
  在混乱中他打开了那封信,里面几张纸包着一张照片,理了短发的妈妈和十一二岁的自己站在河边看落曰,照片边缘也写着字,“就这样,别哭,要看着远方。”他认识这个字体,那是楚天矫的字!把其他纸展开,静静的读下去。
   “亲爱的师兄:
            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说明你已经回来了,我可能回不来了,所以这写下这封信想告诉一些事。你应该看到了那张照片,那是我进入奥丁尼伯龙根里你爸爸的小仓库里找到的。那个地下室里有整齐的黑唱片,古巴雪茄,岛屿威士忌,这组合在一起不得不让我觉得你爸很骚包,我甚至怀疑你们俩就是是不是亲父子,但那面贴满你和你妈妈的照片墙让我彻底相信你们是父子。那面墙上的你们那么美好,叔叔处于私心还把你继父给糊了。面对那个地下小别墅我清楚的感觉到了楚叔叔的气息,我不禁去想,多年之前,一个也许是出自执行部的超级精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这座城市, 他闯荡过世界,面对过各种危险的敌人,但这次来他是要伪装成一个司机,深深地潜伏下去,守望某个人某件事,但他也会为了有一张妻子和几子的照片,趴在泥土和杂草中,小心翼翼地寻找着最佳的角度和最好的光线。师兄,你爸爸真的很厉害!很可惜,现实中的那个小屋已经不存在了,尼伯龙根里那个小屋也被毁的不成样了,我只带回了这张照片,你好好珍惜吧!
师兄,这个世界其实很好,虽然长到高中我一直是那个受人欺负的废物,但在卡塞尔,我认识了你,凯撒,芬格尔,诺诺,零等等,大家都很好,尤其是你,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你很八婆,我的事你什么都要管,但是很开心,你把我当朋友,会在乎我的心情,我真的很满足。
这个世界很好,我很开心。师兄,好好活着,带着路明非的那一份活下去。
ps:如果我没能回来,就把这封信烧了吧,让路明非走的彻底点。”
    “傻。”楚子航看着手中的照片,父亲的悲伤,嫉妒,期待仿佛全头透过这张照片传递过来。
    “爸爸……你走了,我这个傻瓜师弟也走了啊,你们把我留下到底是为我好还是要惩罚我啊……”
一周后
    “楚子航,做好战斗准备!”诺玛冰冷冷的声音从耳麦中传来,楚子航集中全身精神,把自己调到最好作战状态。
   这几天他总不能集中精神,前几天可能是沉浸在楚天矫带给自己的悲伤里,后几天我开始质疑这封信,因为里面很多用词很奇怪,不像那个自己认识的路明非。
   “啊!快,黑王要突破结界了!”耳麦中传来苏茜的声音,楚子航紧握着手中的M4Super90,等待着出击那一刻。
   混乱的射击中,黑王并没有反击,反而他给自己制造了一个保护罩将自己保护起来。这很奇怪,它是世界的主宰黑王,可面对人类,他却一点攻击意思都没有。黑王受伤了?就算黑王受伤也绝不可能畏惧普通的混血种,相反他会把所有人都杀掉,他有这个实力。
    楚子航隐约觉得他在等什么,可不管他有无杀意他都必须被杀掉。楚子航向其他人发布命令“所有人退后!”
    楚子航快速冲向前,君焰围绕他被高强度释放。
   “楚子航!回来!”诺诺紧跟在楚子航身后,她的严重充斥着害怕。但此时的楚子航已经进入了战斗状态,他的目的只有一个,杀了黑王,这个会毁灭世界的龙,尼格霍格。
   很奇怪,楚子航轻易的进入了尼格霍格的结界内,那条巨龙盘缩在一起,那样子更像是被丢弃的孩子,看到楚子航进来,他只是抬头看着他,金色的眼睛让楚子航不自觉想下跪,巨大的压力压在自己肩上,没错,这是尼格霍格!一个眼神足以让混血种们臣服,为什么他不反击!
   楚子航举起了手中经过特殊改造的刀,对准了那条龙的心脏。
   “不!”诺诺挡在了楚子航身前,张开双手将黑王护在身后。
    “陈墨瞳,你疯了!让开!”
    “疯了的是你吧,他没有任何反抗你没看出来吗!”
    “只是暂时而已,谁能保证黑王什么时候恢复野性,到那时候整个世界都要完了。”
    “永远不会!!他不会这么做!”
    “陈墨瞳,你!”
     “楚子航!路明非没死!他就在这!”
    楚子航深深呼吸一口气,路明非是黑王!那个懦弱的师弟是黑王!那个曾经跟在自己身后喊着“师兄,别丢下我啊!”的傻小孩……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师兄,抱歉骗了你。’周围传来了路明非的声音,那懦弱的声音让楚子航放下了刀。他伫立在那,看着那条龙。曾经的夏弥,如今的路明非,但你……还能挥下去刀吗?
    ‘我是不被这个世界认可的存在,从知道自己是龙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做好了被杀的准备,我作为路明非所度过的所有都让我觉得很美好,尤其是遇见了你,路明非已经死在了那场和奥丁的战斗中,你现在面对的只是黑王了,所以,师兄,杀了你眼前的敌人吧!’
    “不,我……”
    “师兄,只要人们还对黑王存在畏惧我就不可能好好的活下去,总有一天会被其他人杀死,我不想死在陌生人手上,别人只会觉得我杀死了黑王,我是这个世界的英雄,我要死在这么一个傻子手上是在太不甘心了!死在师兄手下你会记得曾经有一条龙,他认真的想过在人类社会中生存,哦,不,应该是2只,还有夏弥。”
    “你说烂话的毛病该改了!”诺诺哽咽的打断了路明非,这只猴子,怎么成了黑王还这么烦!但是,已经就听不到了吧……
   “师姐,谢谢你,祝你和老大幸福,老大是个很好的人,就是偶尔有点中二病。”
    “我的男人不用你评价!”
     “路明非……”楚子航把手中的刀重新举了起来。他说的没错,这个世界不接受龙族,死亡,对于路明非来说也许更是一种解脱。
     路明非,这也许是我作为师兄最不合格的时候了,我会永远记住你,就算所有人忘了你我都会记得!我曾经有个师弟,他很好,非常好!
    龙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最终的审判。
    尖锐的剑刺透鳞片,穿透那颗跳动的心藏。悲哀的龙鸣震动天地,结界逐渐散去,倒下的龙王,伫立的英雄,雨点低落在地面,逐渐汇成磅礴大雨,冲刷着那把鲜血淋淋的长刀。
   欢呼声四起,黑王死去,人们再一次战胜黑王,大家欢呼着感谢“楚子航”这三个字。
   红发的少女,黑发的英雄,在雨中让雨水和泪水混合在了一起,从脸庞滑下。那一刻,他们是去了那个傻小孩,永远的失去了。
   “哥哥,你还是怎么傻。你又要让我等多少年啊……”穿着黑色西装的前面在远处放下了一只白百合。
   “赵孟华,快过来,校庆马上开始了!”
    “来了来了,急什么,你别瞎跑,小心孩子!”赵孟华跑过去,中途却撞到了人。
  “啪”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啊,抱歉抱歉!”急忙捡起来,却无意间看到里面的一张合影,是楚子航和路明非!这俩人打死他他都不会认错!急忙抬头,站在自己眼前的不是别人,正是照片主角之一,楚子航。
   “师兄,您也回来校庆啊!”赵孟华把钱包递过去。
“嗯,替一个人来的。”接过钱包,楚子航快速走开了。
看着楚子航走远的身影,赵孟华皱着眉头
楚子航和路明非关系有这么好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写完了,说真的我已经好久没混龙族圈了,今天重新看了遍龙4总想写点什么于是写出来这篇文。太久没看了,所以有些细节可能对不上还请大家多多原谅。
  怎么说呢,我真的是个不会写文的人,尤其江南这种画风,更难掌握,所以我自己都能感觉写的有点蹦,大家凑合看吧。

楚路就如同我心头的白月光,太腻乎我会觉得难受,有挺喜欢原著那种相处风格的,不过分却又透着放松信赖,所以这次文整体下来我没有写什么喜欢,我更想突出的是两个人互相为对方着想,互为对方重要的存在。……嗯,大概就这样,马上母情节,祝各位母亲节日快乐!
   
    

评论(13)
热度(51)

© 彼岸&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