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路〗幸福感满分(温馨向)01

上次说过重发这篇文,本来打算暑假再发,可明天龙5开始连载啊!一激动就想发了,这篇文是当初在重温完《2个爸爸》脑洞想的,本来打算大改一下再发,又不太想改,毕竟也是自己的作品,所以只是小小的改动了下发了上来,逻辑可能经不起推敲。全程大概暖心向
文中设定,路明非身为学生会会长还有3个月毕业,楚子航已经在执行部了,恺撒诺诺已婚。木有师兄消失的梗。

“校长,一定要这样吗?”路明非得这个世界简直疯了!他和杀胚师兄突然接到任务,坐着校长的专属飞机匆匆飞到中国上海,却发现调查对象全都死亡,只剩下一个2岁的孩子,他和师兄费了九牛二虎把这孩子哄睡着带回卡塞尔给校长,这老不死的竟然要处死这孩子!卧槽!这帮爬行种还有点人性吗!
昂热严肃的站着,手中怀抱着那个熟睡的孩子,神情有些复杂,“你以为我愿意杀死一个孩子吗,这孩子的血统太高了,随时可能成为危险的存在。防患于未然不是你们中国人长说的吗?”
“别装的自己有多善良!当初我还没出生呢你们就想杀死我!!”路明非嚷道,他突然觉得在这个孩子身上隐约看到自己的身影,自己顺利的出生躲过了死神,可这孩子现在正在面临死神,就因为那个狗屁血统。路明非觉得自己有必要去救这个孩子,他在这个孩子身上看到了太多的自己。
楚子航看着那个孩子,皱皱眉头“校长,如果有人看守着这孩子,等到这孩子血统真的成为威胁再行动呢?”
“但这个人血统和实力必须足够高,否则到时候处死这孩子就难了。”昂热摇摇头。
路明非脑子一热,想都没想就直接说“我来成为她监护人!”
“血统够,实力不够。”昂热直接给路明非泼了桶冷水。
“我和他一起,我们两个一起处死一个孩子还是做得到的。”楚子航插了进来。“更何况,我相信学校能够信任我。”
昂热犯难了,一个S级,接受过学院最可怕的特训,实力自然不弱,另一个超A级,实力足够强大·····但是,这孩子血统觉醒后的实力他们还不了解,万一这两个人最后敌不过牺牲了,他们可承受不起这样的损失。
路明非看着校长犹豫不决,赶紧说“校长,你就让我们试试吧,中国不是有句古话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然后搭进去2个精英?昂热很想好好骂一顿路明非,但是这确实不是个办法,总比眼睁睁看着怀中的孩子被处死好,毕竟他也不是冷血动物。“先把孩子送到富山雅史那边洗脑吧,让着孩子带着她亲人被杀的记忆生活太残忍了。”
“卧槽,校长你答应了?!”路明非瞪着眼睛看着昂热。
“要不然呢,现场杀给你看?”昂热很鄙视的看着路明非。
路明非赶忙说道“别别别,现场杀人什么的我没那重口味。”然后对着楚子航说了句“所以,你和我未婚先孕了?”
“······”楚子航表示他不想理这个二货师弟。
“我删了她所有的记忆。”富山雅史穿着和服走了出来,路明非赶忙倒了杯水递了上去,还不忘说几句“幸苦了。”
富山雅史有的没的说了句“这孩子跟谁姓?”
“啊?”楚子航和路明非不明白这话。
富山雅史继续说“校长说让你俩给她起个新名字,让她彻底成为新的开始,你俩一起作为这孩子的监护人,在中国不是有随父亲姓的规矩吗,她跟谁姓?”
楚子航和路明非对视了一下,俩人都沉默了。
楚子航想了想说“姓路吧,这孩子是你救的,跟你姓。”
“师兄你也有功劳啊。”路明非赶紧说着却被楚子航那一个‘不许拒绝’的眼神给堵了回去。
“也是,以后师兄你可有千千万万的孩子跟你姓呢,哈哈哈哈。”路明非开始乱说,楚子航也懒得理他,抱起孩子走回路明非宿舍,路明非在身后跟着。
等他们回到宿舍,楚子航刚把孩子放到床上孩子就醒了,一双大眼睛盯着楚子航看。看着这个孩子楚子航泛起头疼,他真的不会照护孩子,看到旁边的路明非,果断把孩子递给路明非。
“呦,醒了,递给我干嘛?”
“我。。。。不会照护孩子。”
“·····你以为我会吗。”不过路明非还是接住了孩子,说“以后,我和他都是你的爸爸,知道了吗?”小孩点点头,断断续续叫到“爸····爸,爸爸。”路明非心里那叫一个乐啊,喜当爹的优越感是什么情况,同是也隐隐有些心疼,那些爬行种们竟然想杀掉这样一个孩子。
“开门开门!查水表!顺风快递!”门外传来敲门声混杂着叫喊声,楚子航一看路明非抱着孩子不方便就自己去开门,诺诺就直接冲了进去,倒是恺撒站在楚子航身旁,把一瓶85年的罗曼尼康帝葡萄酒递给了他,还开玩笑的说“喜当爹,你倒是在孩子这一点上赢了我。”
“你们怎么知道的?”楚子航面无表情的问着,毕竟眼前这人可并不怎么惹他喜欢。
恺撒笑着把手机旋转在手上,说“守夜人论坛头条,想不知道都难。”说完打开论坛给楚子航和路明非看。
看着上面红色大字写着【劲爆;现任学生会会长和前任师心会会长共育一女】【劲爆;孩子姓路!】路明非有些抽绪,虽然他上了不少次头条了,不过看这阵势他觉得就算3个月后他毕业也依旧是头条。
诺诺一撩自己的头发“本来只是回来看看学校,没想到看到这样劲爆的消息就过来看看喽~快让我们抱抱小白兔!”说完就伸出了手。诺诺现在已经和恺撒结婚了,就差个孩子就家庭美满了。
感觉自己被被人抱着,小孩子立马泛起了泪花,冲路明非和楚子航叫着“爸爸,爸爸。”
“呦~还挺认生,啧啧啧,简直是亲生的。”诺诺有些失望的把孩子给了路明非。恺撒笑着搂住诺诺的腰,说“喜欢,我们可以生一个。”
“好啊,你生”诺诺瞥了一眼恺撒,“等我啥时候想生再说。”
恺撒无奈的笑笑,谁让自己娶了诺诺做老婆呢,然后问道“孩子姓楚?”
楚子航说“不,姓路。”
恺撒扬起了胜利者的笑容,说“那还是我赢喽,叫什么?”
路明非一边哄着孩子一边说“没起呢,师兄你起一个?”
“你是文科生你来起吧。”
“这跟文理有啥关系。”
“不如叫贞德?她可是我心中一直钦睐的女神。”恺撒插了一句进去。
楚子航看着满带期待的凯撒,说“圣女贞德?确实不错,不过这孩子是亚裔。”语气中还带着小小的打击。
“第二个字叫‘楚’吧,我和师兄都是孩子的父亲,用了我的姓总觉得名字里不带‘楚’过意不去。”路明非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楚子航。
“那‘路楚凡’呢?”诺诺说着还在纸上写了这三字。
路明非支着下巴,反复念着这三字,说“楚凡?好啊,祝她过一个平凡的人生。师姐真会起名!路楚凡,路楚凡,以后你就叫路楚凡了。”说完逗着孩子,那孩子咯咯的笑着。
“······”诺诺表示她是想说祝她做个不平凡的人,路明非理解的刚好相反啊!不过看到楚子航和路明非都挺喜欢的她也就不说什么了。看着俩人一起逗着孩子怎么觉得他俩。。。。挺般配的啊!
------------------------------------------------------------------------------------------------------------------------
自从有了路楚凡,路明非和楚子航二人可就有的受了,楚子航还好,因为时常要出任务,所以带孩子的时间比较短,带孩子的大部分任务也就落在了路明非身上,不过楚子航也经常看看关于教育孩子的书,每天定时打电话给路明非问问孩子的情况,搞的整个执行部的人都以为楚子航结婚了,都有孩子了,为此,不少女生们还哭了来着,貌似,还混着几个男生。。。。。
“行了行了,我知道,不会惯着她,会让她自己一个人吃饭的。”路明非用肩把手机顶在耳边,怀中抱着路楚凡,盘腿坐在地上,前面摆着各种拼图,卡片。
“鸭子!”路楚凡指着一张有着大黄牙的卡片喊着。
“好好好乖乖乖!我跟你楚爸爸通话呢。你自己先玩着”说完连他自己都觉得这话别扭,然后把路楚凡放到地上让她自己玩,自己走到宿舍窗边。
“你教她识图呢?”电话那边问道。
“嗯,不是你说的吗。”
“挺好的。”想象了一下路明非相夫教子的样子,楚子航嘴角不自觉上扬了几分。
“对了,我马上要毕业了,我想向学校申请分到中国去。”路明非看着抱着自己大腿的,撅着小嘴的路楚凡,把她又抱回了自己怀里。
“我知道了,等你毕业,我会申请调到中国去。”
路楚凡不停地拽着路明非那电话的手,可怜巴巴的盯着手机。路明非头一转“别跟我撒娇,如果你是个胸大腰细腿长的美女我肯定给你”一大一小对视了一会,路明非扶额“好吧好吧,给你!”
路楚凡双手捧着电话奶声奶气的喊着“爸爸!”
楚子浅浅一笑,他和路明非是真的把路楚凡当成自己亲闺女养啊,不知不觉自己也进入了父亲这个角色出不来了,“好好听话,过几天就能见到爸爸了。”
“好,爸爸累吗?”
“爸爸····”
“爸爸·····”
·········
小祖宗!!你咋还聊起来了!!路明非听着路楚凡和楚子航的对话,有点欲哭无泪了,小祖宗那可是国际长途啊!虽然不是扣我电话费可是抱着你我累啊!!
最后在楚子航的命令下路楚凡挂掉了电话乖乖上床睡觉去了。当然,还是由路明非亲自给哄睡着的。
看着路楚凡安静的躺在身边睡觉,路明非总觉得心里有着从未有过的亲情的幸福感。曾经,他是如此渴望过爸爸妈妈的爱,当然深知那种感觉被抛弃的恐惧,路明非暗暗在心里发誓,路楚凡,也许作为爸爸我还不合格,但是我一定会尽我所能让你幸福,当然,我相信师兄也会的。
一周后 首都机场
楚子航身穿黑色Burberry风衣站在接站口,时不时看看手腕上的手表,由于现在刚好赶上大暴雨,很多人都被困在了机场,可好多女孩子的心思早就不在雨上了,偶尔往楚子航身上瞟几眼,还有的甚至做好了搭讪的准备。
“爸爸!”路楚凡迈着小短腿冲楚子航跑了过去,楚子航很自然的蹲下的抱起路楚凡。目睹了这一幕的女性们脸上写满了惊讶,不可置信,失落。刚刚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搭讪的女孩们也只好作罢,人家都有孩子了还勾搭干嘛!
路明非推着行李车慢慢走来,楚子航看着只穿了一件棕色衬衫的路明非皱了皱眉“你没看到短信吗?”
路明非傻笑几声“我要是早看见就不至于穿这点儿了,明明北京才刚立秋,真够冷的。”
“一场秋雨一场寒。”看着外面的倾盆大雨,楚子航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说“走吧,这机场里有几家服装店,先去买点衣服穿上。”
刚把行礼存好,路明非一转身就看到路楚凡一手拉着楚子航一手向自己伸着路明非想象了下两个大男人一家三口的样子总觉得好诡异,但看向那小家伙期待的眼神,只好抽绪的牵住了那只小手,心中默念道;千万别误会,千万别误会,千万别误会····
这“一家三口”走的一路可谓各种惹人注目啊,还有的姑娘差点尖叫出来,楚子航那个男神范十足的人物就不用说,路明非做了2年的学生会主席,气质总归是上去了,也是小帅哥一枚了,路明非以前可是宅男啊,给路楚凡选衣服自然都是萌萌哒的,加上这温馨的牵手走路,一下子捕获了多少人的心啊!
路明非试穿着一件米色风衣在试装镜前自己审视自己,左转右转都觉得不对,于是对楚子航说“你觉得怎么样?”
楚子航上手摸了一下袖口“太薄了。”
“师兄·····我是让你看帅不帅!”
看着楚子航那个‘别废话,我说换就换’的眼神,路明非又去换了件墨绿色的呢子风衣出来,问“这件呢?”
“颜色不适合你。”
“·····”路明非只好进去又换了件出来。
“你穿显大。”
路明非无奈了,师兄你哪来那么多意见啊,虽然当了学生会会长以后服装大部分都是名流设计师亲自设计的,但老子没当之前地摊上的衣服拿来就能穿,哪来这么多条件啊!不过谁让对面的是楚子航啊,他那个杀胚师兄,你也只能服软继续换。
这次看着路明非穿了一件灰色卫衣出来,感觉挺不错,刚打算开口说挺好的,路明非就说了一句“哦,我换。”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回了试衣间。
“······”对着那个路明非进去的试衣间,楚子航半天说不出话来,然后有些无可奈何的一笑,对店员说“刚刚那一件,买了。”店员赶紧跑过去记下顺便偷看了几眼楚子航和安静被楚子航抱在怀里路楚凡说“你妹妹真乖~”
楚子航逗着怀里的孩子回答“不是妹妹。”
店员愣了一下然后又挂上了职业的微笑说;“我说呢,怎么不像。”这话刚一说完店员就感受到了楚子航带有杀气的眼神,吓的店员发抖,赶紧退到了一边。
路楚凡拽着楚子航的衣领疑惑的眼神望着他“为什么我和爸爸不像?”
楚子航摸摸路楚凡的头,略带点腻宠说“因为你和路爸爸像。”仔细看了看路楚凡,楚子航忽然发现这孩子的眼睛确实和路明非有些相似,很清澈。
路明非换了件咖啡色皮衣,还带着墨镜,一副痞子样倚在换衣间门口“怎么样~这件帅不帅~”
楚子航放下路楚凡,双手搭在路明非肩上让路明非转了个圈仔细审视了一遍然后轻轻一笑,拍拍路明非的肩说“挺好,就这样穿着吧。”说罢就把自己的卡递给了店员。
出了机场,路明非和路楚凡直接坐上了楚子航的那辆暗蓝色保时捷。路明非对这车外的雨发呆,回忆起在卡塞尔的日子,忽然觉得有几分不真实,从高中的默默无闻到后来整个学院无人不知的学生会会长,现在还和杀胚师兄一起带孩子,似乎自己已经算得上人生赢家了。
“这几天你有什么计划?”楚子航带着墨镜认真的开着车。
路明非叹了口气“我打算先带着楚凡住几天酒店,总不能带着她回我婶婶家吧。”
路楚凡听见了,从后座下下来,扒着副驾驶座扯路明非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我想和爸爸住一起。”
“我也是你爸!”路明非捂脸,自己带的孩子反倒跟别人,不,另一个天天出差的爸爸亲,难道这世界真是看脸的世界!然后又想起了什么“对了,师兄,咱俩要不然想办法区分开吧,都叫爸爸好容易混。”
“嗯,你喜欢听什么?”然后挑挑眉说了句“爸比?”
“·······”师兄你是在卖萌吗!!楚凡卖萌一定是你教的!!
路楚凡奶声奶气的对楚子航说“那我可以叫爸爸爹地吗?”显然这句是在问楚子航,楚子航伸手揉了揉她的头一笑“好啊。”
路明非嘴角抽绪的看着这一幕“师兄你在执行部不错啊,连面瘫的毛病都治好了,真是包治百病啊,改明儿我也去试试。”路楚凡伸手管楚子航要抱抱,路明非把她抱在怀里说“听话,你爹地在开车。”
楚子航看着路明非,总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个贤妻良母型的他爸爸,有一种温馨感弥漫在车里。“这几天去我家住吧,我在北京买了一套房,这是还没买家具,等家具齐全一起搬进去住吧。”
“师兄,你毕业一年,带回去一个快3岁的孩子和·····一个带孩子的师弟,你不怕你家长说你啊!我们住酒店就行。”
“我会跟他们解释,酒店不方便。”撇了一眼路楚凡“而且我也很久没见楚凡了。”
“哦哦哦,那好吧。”敢情只有孩子啊,我把孩子扔给你我去住酒店好不好,当然,路明非绝对不敢这么说,他总觉得他和师兄开不起那种玩笑。
----------------------------------------------------TBC---------------------------------------------------
我知道肯定还有好多地方不通顺,毕竟我文采并不好orz希望大家能无视就无视
可能人物有点崩,毕竟也是2年前的东西了,凑合看吧。
顺便,路主席和楚会长的日常文我已经构思了一半了,最近有些忙,只能推到6月发了,最近又突然特别想写高中版楚路……😂果然只要一开始重新写文什么都想写。
此文速度大概一周一更吧,长度和今天这个差不多。

评论(2)
热度(51)

© 彼岸&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