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路〗幸福感满分04

太久没来更文了……最近事真的多😂好不容易今天休息赶紧来把这个坑填上

6:30
手机闹钟不停的响着,路明非伸手胡乱的向床头柜上的手机摸去,迷迷糊糊的瞟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想着才六点半,继续睡。果断的轻轻一划把闹钟关上了。

钟表一点点的走着,很快就到了7:00
楚子航准时起床洗漱,期间向厨房看了看,并没有路明非的身影,也没听到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再看路明非紧关的房门,也就明白了路明非又赖床了。

洗漱过后楚子航去叫醒了楚凡,楚子航对路楚凡的教育模式很严格,几点睡几点起都有规定。

被叫醒的楚凡吐字不清的跟楚子航说了个早安晃晃悠悠的走进了路明非的房间,看见他还没起,刚伸手打算叫醒爸比就被自家爹地抱起来了。

“别吵你爸比睡觉。”看着四仰八叉没个睡样躺在床上的路明非,楚子航放下楚凡,细心的把杯子给路明非盖好,然后带着楚凡出了房间。

“快去刷牙洗脸换衣服,一会儿出去吃早饭。”楚子航一边在整理自己的西装一边对楚凡下着“命令”,9点他必须赶到公司。

“我想吃爸比做的早饭。”楚凡抱着小熊公仔坐在沙发上,不满的看着楚子航。

楚子航手顿了一下,看来之前担心路明非的做饭技术是白担心了“你爸比在睡觉。”看着楚凡倔强的眼神,楚子航瞬间就懂了自家闺女在想啥“我不会做饭,所以只能出去吃,快点去刷牙洗脸。”
楚凡只好认命的去执行爹地的任务。

8:15
在外吃完早饭的楚子航带着路楚凡回到了家,上楼发现路明非还在睡,只好把卖给路明非的早餐放在了餐桌上,把电视给路楚凡打开,交代她记得提醒路明非吃早饭就出门去上班了。

9:25
路明非被电视剧和楚凡的笑声吵醒的,迷茫中抬头一看手机,上面阿拉伯数字赫然显示着9:25,意识到自己起晚了,路明非瞬间就清醒了,倒吸一口气,匆忙跳下床穿上拖鞋冲出房门。

慌慌张张下了楼梯发现楚凡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急忙问“楚凡,吃早饭了吗?”
“吃了,爹地去外面吃的,爹地还给爸比买了早饭,放在餐桌上了。”楚凡一边认真看着电视一边回答。
路明非这才冷静下来,仔细想想,也是,师兄怎么可能让自己宝贝女儿饿着呢。然后拖着拖鞋慢悠悠的走到餐桌旁,桌子上一张便贴,路明非拿了起来。

“下次别熬夜了,以后早餐我来,你能多睡会儿,早餐如果凉了记得热完再吃。”
留名是楚子航,其实就是不留名路明非也知道是谁,除非家里蹦出第四人。

早餐很简单,一碗皮蛋瘦肉粥,几根油条,还有几个熟的柴鸡蛋。路明非有点纳闷了,这些都是自己爱吃的,师兄怎么知道的?还有就是,师兄这种高富帅原本以为会带什么高大上的早餐,可他反而带的是这些都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难道跟自己“穷”日子过多了要转型了?!

自那以后,楚子航负责早餐,不过样式很少,毕竟楚子航现学的也没能学多少,路明非负责午餐和晚餐。

没过多久路楚凡在卡赛尔的背后操纵下成功进入幼儿园就读,路明非不想全职爸爸,也不想进入职场,所以在楚子航的强烈建议以及资金扶持下开了一家书店,对于书的经验还得多亏于高中的文学社。

路楚凡上学后的第一个周末,一大清早,楚凡就起床了,刷牙洗脸,乖的不行。
路明非看着乖的反常的女儿,立马明白这小机灵鬼一定有事“楚凡,是不是想买什么玩具啊?”
楚凡摇摇头“爸比,我想出去玩。”
“你想去哪?游乐园?”
路楚凡摇头“上次和奶奶去过了。”
“水族馆?”
路楚凡继续摇头“也去过了。”
“动物园呢?”路明非继续问。
“不要,我害怕。”
乖女儿,你就是只爬行种,怕什么动物啊!人家怕你还差不多!!路明非欲哭无泪。楚子航端着刚煎好的煎蛋从厨房走出来,插了一句“去看电影吗?”

看着围着卡通图案围裙的楚子航,路明非面部有点抽绪,太尼玛违和感了!!难倒自家师兄真的是少女情怀?!可是路明非爸爸。。。你别忘了你做饭的时候也围的这条围裙。等等,这三个地点怎么那么耳熟。。。。想不起来是什么了,路明非也懒得纠结。

“不!要!”楚凡态度坚决,她只想过个普通的假日,只要和爸爸们在一起就好,为什么爸爸们就是不懂呢,楚凡沮丧的回了房间。

路明非看着路楚凡这可怜的摸样,心里也不是滋味,一溜烟钻进厨房凑到还在做早餐的楚子航身边,发现旁边有楚子航刚洗好的黑枣,毫不客气的吃起来“师兄,你说楚凡到底想去哪?”

“我也不知道,大概咱们说的那些已经是去了兴趣,产生了厌倦。”瞥了一眼路明非手中的黑枣,伸手制止了路明非继续吃“空腹吃黑枣会起胃痛并刺激胃酸分泌过多。”

“直接说玩腻了不就行了。”路明非乖乖放下黑枣,盯着客厅墙上那张唯一的“全家福”发呆,那张照片还是刚回北京不久照的,后来楚子航天天要忙公司里的工作,每次也只能路明非和楚凡出去玩,再忙点就直接把楚凡送到楚妈妈那里帮忙照护,想着想着路明非然后突然冒出来一句“师兄你童年怎么过的?”

楚子航沉默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路明非,生父很穷也没志向,偶尔能带他去公园玩都很不错了,后来的爸爸对他很好,游乐园,水族馆,动物园····这些以前从未去过的地方继父全都带他去了,但是并不开心,思绪仿佛又被拽回了那个雨夜···

看着楚子航半天没动静,路明非突然想起楚子航跟他说得过去,心里狠狠地给自己一巴掌“师兄你别生气,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在想能不能从咱俩的童年中找到什么好主意让楚凡开心起来。”

“我没生气”楚子航摇摇头“你呢?”想到路明非的童年也不咋样就加了一句“不想说可以不说。”

“也没什么啊,无非就是发发呆,打打游戏。”路明非伸了个懒腰,眼睛里突然一亮,“师兄你放过风筝吗?”那兴奋劲跟个孩子似的。

“风筝?”楚子航在自己记忆力搜刮了一下,确认确实没有过这种记忆,摇摇头。

路明非立马贼嘻嘻的一笑“那我们今天去放风筝吧,我还记得小时候放风筝经常放着放着就把风筝放没了,为此我爸还说我是败家子,禁止我放风筝。”想起楚子航还有工作,路明非的兴奋劲立马下来了“对了,师兄你还有工作。”

“彼此,我待会给秘书打个电话就行,倒是你,书店没问题吗?”楚子航夹起一块刚煎好的培根停在路明非嘴边,示意他尝尝。

路明非也绝不客气,留了句“师兄你真了解我”就一口吃下,烫的直哈气。

楚子航去客厅给路明非接了杯水“说了多少次了,先吹凉再吃,你每次都那么心急。”

路明非喝了水,捧着水杯平静下来“书店那边没问题,有小王在呢。”

楚子航脑子里突然回荡起六个字“隔壁家老王”把厨房交给了路明非,楚子航上楼去叫路楚凡。

刚一把楚凡房间的们打开,就看见那小小的身影抱着玩具熊坐在床边,小腿在空中荡阿荡,小牙咬着下唇,楚子航泛起了心疼,做到床边蹲在,双手轻轻的抚摸着楚凡的发丝“怎么了,不开心?”

楚凡抬头瞪着楚子航,小手拽起楚子航的衣袖“爹地要去上班了?”然后低头闷闷不乐的说“爹地天天都在上班,每次出去玩都是爸比陪我,我想和爸比爹地一起玩。”

楚子航心里一揪,确实,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和路明非,楚路一起了。有些歉意的把楚凡抱在怀里,温柔的说道“放心吧,今天爸比和爹地都不上班,我们去放风筝。”
“真的吗!”楚凡露出了惊讶和喜悦。
“真的,快去吃饭,吃玩我们就去。”

晴朗的天空与湖水互映,清风吹过,颇有几分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的味道,绿色的草坪上路明非一边跑一边拽着线,风筝一点一点的飞起来,路楚凡看着风筝飞了起来,跳着笑着,还不停的喊着“再高一点。”

旁边的楚子航也学着路明非放起风筝,楚子航毕竟是精英的脑袋,只学了一会儿就学会了,放的比路明非的还好。看着高飞的风筝和旁边欢笑着的路明非和路楚凡,心里产生了一种满足感,不自觉也笑了起来。

放了一个小时的风筝,三个人也累了,路明非坐在草坪上休息,路楚凡吵着要学放风筝,路明非只好蹲下去手把手的教她,楚子航就趁这个时候去给他们买水。

刚拐过一个小弯楚子航就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苏茜!看到对方向自己招手,楚子航步伐稳健的走了过去“执行部有任务?”

苏茜轻轻一笑“你还是老样子,时时刻刻都这么警惕,我就是回国顺道来看看你,不对,是你们。”

楚子航依旧没有什么表情,那副带着黑色美瞳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波动。苏茜意识到楚子航还存在着不信任,眼底闪过一丝失落“你果然从来没有信任过我,我先去的你公司,她们说你不在,我就向诺诺询问你家地址,结果你也不在,我就让执行部帮我定位了下你的位置,这才找到你的。”

楚子航彻底卸下了警惕,与苏茜并肩走在十字路上,仔细打量起苏茜,她今天穿了一件棕色的风衣,黑色的高筒靴也有着一种别样魅力在里面,以前的短发已经过肩,如今的苏茜已经变得成熟了,是什么让那个靓丽的她改变了,楚子航有些好奇“你现在过的怎么样?”老掉牙的老套话,楚子航确实没别的可说。

苏茜耸耸肩“一般般,我在法国执行部工作,在哪里我认识了一个法国男孩,我们····快结婚了。”

“是嘛,恭喜。”楚子航把手揣在衣兜里,目光看向路旁的垂柳,微风吹过,柳枝轻轻摆动。

苏茜看着楚子航,心里有些苦涩,毕竟楚子航曾是苏茜的初恋“你们在一起了?”

“谁?”楚子航停住脚步,想了想“路明非?”
苏茜点点头。楚子航突然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他从来没想过和路明非一起,不过现在想想似乎没什么不可以。
看着沉默的楚子航,苏茜明白了,她看向天空,刺眼的阳光使她眯起了双眼“入学见到你的第一眼你就吸引住了我,后来你成了狮心会会长,我就努力成了你的秘书,我教会了我暗恋,这些其实你都知道不是吗。”

楚子航不说话,手却在衣兜中紧紧握紧,苏茜喜欢他他都知道,苏茜的努力他也知道,如果苏茜是来找他告白,他不能接受却也有些不忍心伤害这个女孩,这不自觉让他想起路明非暗恋诺诺,他爱的那么卑微……

“可是最终我却放弃了,知道为什么吗?”
楚子航愣住了神,心里松了一口气他盯着苏茜看,苏茜柔声一笑。
“当初夏弥的出现让我明白你需要的不是什么得力助手,你需要的是心灵的归宿。我放弃了,夏弥死后,你就如同一匹受伤的野兽,被伤的千疮百孔也要强行站起来装强大,我想在你身边陪着你,可在你身边呆的时间越长我就越能感觉到一些事情。”苏茜转过身面对着楚子航“你和路明非一起的时候总是那么轻松,没有悲伤,没有痛苦……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路明非能一直陪着你,这样的你起码不会让我心疼了。”
这句话直戳楚子航的内心,瞬间,楚子航的心被打开了一扇窗户,他为什么对路明非那么在乎,为什么会对路明非生气,为什么和路明非在一起时他会觉得安心,一切只因为他在乎路明非啊,在乎到……想永远保护他,永远和他在一起。回想起以往的事情,楚子航突然想嘲笑自己,明明很久以前就喜欢上那个笨蛋了,自己却从来不知。

“你说,我认识你这么多年怎么就从没意识过你是个情感白痴,啊!!想想自己大学4年的感情浪费在你这种情商0的家伙身上就不服气啊!!”苏茜故作抓狂,仿佛又回到了大学时期的苏茜“不过啊~幸好在认识了他之后明白了我对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喜欢,只是崇拜。加油喽~会长大人,祝你们幸福”说罢做了一个加油的动作然后转身离开。

看着苏茜离开的背影,那一声会长大人让他差点认为自己还在大学,“也祝你们幸福。”
苏茜挥挥手,示意自己听见了。

楚子航拿着买好的饮料回去的时候,看到楚凡一个人在一边放着风筝,路明非很没形象的躺在草坪上。调整好心态,楚子航做到路明非身边做下,把水递给路明非。
“路明非,我有事跟你说。”
接过水,刚刚拧开盖“师兄你说吧。”
“你先喝完,我怕呛着你。”

路明非突然心里有些不安,难道又有龙出现了?那龙最近是不是有点太闲了,非要跟人类玩,它们就没点自己的休闲活动?比如搓搓麻将,打打斗地主?是在不行还有跳大绳这种集体活动呢,好吧,画面太美不敢相信。
喝完水,把瓶盖扭好往旁边一丢“师兄你说吧。”

楚子航深吸一口气“路明非,我······”
还没说完就被路楚凡的叫声打断了,路明非急忙跑过去,发现风筝断线了,只好不停地安慰楚凡,这次告白也就被这样打断而放弃了。后来楚子航几次告白的时候楚凡总会突然冲进来,楚子航一度怀疑自家闺女有捣乱嫌疑····不过面对还没到3岁的孩子他也没法怀疑什么了,不过说真的,亲闺女,你就不能成就一下你爸的幸福吗。
––––––
前一阵子去了西安,认识了不少人,也获得了不少灵感,有时间我会写个短片出来,今天就这样,晚上还有一更,各位粽子节快乐!!!!

评论(1)
热度(29)

© 彼岸&篱子 | Powered by LOFTER